卓越的•甘氏

  1892年,如果你曾作爲一個商人在橫跨德克薩斯州的火車上你或許會從一個高個子,瘦瘦的,年齡大約只有13歲的男孩那媔R過一份報紙或雪茄煙。當你與同行的旅客談論有關投資方面的事情時,你或許會注意到那個年輕人正在全神貫注地偷聽你們的談話。

  如果你問他叫什麼名字,他會告訴你他叫威廉,而且,的確他對於商品很感興趣,他的父親是安吉立納(Angelina)縣的一個農場主人,而且恰恰他所認識的每個人也是這樣的。他們都很關心他們的棉花將會給他們帶來的收益。如果你問小威廉長大後想做些什麽?是否也想在德克薩斯州的東部耕種土地?他會說不,他沒這樣想過。他想成爲一個交易商。你或許會說:『噢!祝你好運,小威廉 ,有一天你或許會有自己的生意,甚至會很有名,誰知道呢?沒有人能知道未來。』

  在火車的過道上來回走過的年輕的偷聽者就是,威廉•戴伯•甘(Willian Delbert Gann)。他也許會想,真的沒有人能預測未來嗎?

  

1878年6月6日,甘氏出生于距離德克薩斯州的Lufkin七里以外的一個農場。

  他是山姆•休斯頓•甘(Sam Houston Gann),和蘇珊•R•甘(Susan R.Gann)所生的11個孩子中的老大。
其餘的10個孩子中有2個女孩,8個男孩。甘氏一家住在一個很小的房子堙A屋堥S有水管,也沒有其他的東西。他們很窮,小威廉在Lufkin讀到小學三年,這需要每天步行七里的路程。

  因爲,在農場上他所做的工作對于家庭十分重要,所以甘氏沒有從語法學校畢業,也未上過高中。
作爲長子,他有著特殊的責任,在農場工作的那些年可能是他一生中獻身艱苦工作的開端。在兒時作爲一個“浸信會”教友,
他那種宗教式的教育方法或許與這件事有關,因爲他的宗教信仰伴隨了他的一生。

  幾年後,甘氏在特克薩卡納(Texarkana)的一個經紀人業務所工作,幷且參加了商業夜校。
他和Rena May Smith結婚,有兩女兒,Macia和Nora-都是在二十世紀初的幾年出生的。1903年,25歲的甘氏移居到紐約,這次搬遷關係到他的一生的命運。

  在華爾街經紀事務所從事最有希望的職業,這使甘氏的生活有了一些改變。1908年,30歲的甘氏與他的德克薩斯妻子離了婚,同時取了一個叫Sarah Hannify的愛爾蘭女子。甘氏和Sadie生了兩個孩子-Velma于1909年出世,而甘氏唯一的兒子也在6年後出世。除此之外,Macie和 Nora也同他們的父親住在一起,並且在他們的愛爾蘭繼母的撫養下長大成人。

  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他們全家從曼哈頓移居到了布魯克林,先是住在Bay Ridge,接著又去了Flatbush。據報道,甘氏預測在1918年11月9日,Kiaiser 將要退位,戰爭將要結束。自從簽定停戰協定後,在這段時間堙A住在Brooklyn的甘氏一家有了最富戲劇性的轉變。現在被交易者們所熟知的甘氏進入了最有活力的二十世紀。

  1919年,41歲甘氏,辭去了工作,幷開始自己創業,他用自己的餘生創建了他自己的生意。他開始出版每日市場通訊,《供需通訊》。這個通訊既包括股票也包括商業資訊,並且提供給讀者每年的市場走勢預測。這種預測行爲使甘氏變得越發具有魅力。

  開始創建的生意日漸繁榮起來,三年後,甘氏成爲了地産商,在養育他成長的布魯克林(Brooklyn)家的所在地-Fenimere街上買了一棟房子。市場通訊給予了那些有報負的出版業以極大的影響。1923年,甘氏的第一本書-《Truth of the Stock Tope-股市行情真理-》出版了。

  它是圖表分析的開端,該書至今仍被視爲圖表分析領域中最傑出的作品。他是一個個人主義者,並且充滿野心,努力工作的人。甘氏通過他自己的出版公司獨立出版了《股市行情真理》一書。他自己寫廣告去推銷,並且與書店磋商接納他的廣告。

  《股市行情真理》一書受到了『華爾街日報』的稱贊,並且多年來一直銷量很好,有些人認爲這是甘氏所寫的許多書中最好的一本。這是第一個,也是很重要的一個成就。 二十年來,在他公開發表的市場預測中,準確性高達85%以上。但是甘氏沒有將他的“預測”標價。還有更廣泛的報道說他曾預測過奧地利皇帝的讓位時間及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時間,與威爾遜、哈定總統的當選。 49歲時,甘氏寫了一本最不尋常的書—1927年出版的《時光隧道-由1940年回顧》,這是一本自傳式的預言小說,雖然這不是華爾街分析家所涉及的類型。這本書可能是已知的最好的預言書,他預測了第二次世界大戰,美國遭受日本的空襲導致兩强國間的戰爭,及原子彈的發明,他都可以根據數位及字母的排列配合周期進行預測。通過這一本書,投資者可能或多或少的得到一些提示。它引起了公衆的强烈反響,同時也使甘氏名聲大噪。。

甘氏的事業高峰期,他共聘用二十五人,爲他製作各種分析圖表及進行各類市場走勢研究,並成立兩間走勢研究公司:甘氏科學服務公司及甘氏研究公司,出版多種投資通訊。在他每年出版的全年走勢預測中,他清楚的繪製在什麽時間見什麽價位的預測走勢圖,準確性甚高。甘氏相信股票、期貨市場堣]存在著宇宙中的自然規則,市場的價格運行趨勢不是雜亂的,而是可通過數學方法預測的。甘氏的數學方程並不複雜,實質就是價格運動必然遵守支撐綫和壓力綫,這就是他的理論—甘氏理論!

  二十年代堙A市場似乎公然違背自然規律。但甘氏認爲這現象不會一直持續下去。在他1929年的預測中,他預言到四月份市場將會創新高,然後會經歷一次暴跌,之後會再創新高直到9月3日,接著將達到最高點,隨後將跌入歷史最低點。現在,我們都知道發生了什麽。

  甘氏在大蕭條時期再次獲得成功,他成功的預言了大蕭條將在1932年結束,他買下了不同的商品交易的席位,爲他自己的賬戶做交易。在1930年,他撰寫了《華爾街股票精選法》,1936年,他寫了《股票趨勢新指標》。

  雖然他能夠保持準確的預測,但也有諸如FDR選舉失敗的經驗。在佛羅媢F州,他對新興的地産業産生了興趣。(他在地産業中又投資了新的股份)在邁阿密,他成爲了一個小型房地産商,同時又是Tamiami Trail上一系列店鋪的主人。

  他也是個飛行員。1932年,他買了一架飛機,這樣一來他便能够在空中視查農作物的收成,以此檢驗他的預測。他雇用了Elinor Smith,一個只有21歲的著名飛行員,載著他四處飛行。甘氏首次用高空飛行來視察,研究市場這一新新方法,使他成爲公衆的焦點。

  1936年甘氏的兒子約翰(John)在21歲時也進入了證券投資這一行業。一年後,他爲他父親工作,直到1941年他的叔叔Sam宣佈他已爲這個年青人在歐洲的生活作好了規劃。

  回到布魯克林,Sadie在很長一段時間堥到健康問題的困擾,並于1942年逝世,享年53歲。20年後,在Fenimere 大街,上了年紀的甘氏,由于健康問題和個人的偏好搬到了邁阿密。同年,他的《如何在商品交易中獲利》一書問世。

  他在紐約經營他的生意,但長期依賴他的私人秘書。在邁阿密,他繼續研究市場、交易及房地産投資,並且指導學生。第二年,在他65歲時,這個大多數人想退休的年齡,甘氏决定結婚,而且他真的做到了,新娘是一個比他年輕許多的姑娘。

  戰後,他的兒子John在紐約甘氏的公司只工作了很短的時間,就離開了,去尋找自己感興趣的事情。他們兩個人在靠近市場的觀點上是截然不同的。約翰•甘氏(John L.Gann)是追求在華爾街主要以經營房地産這一成功的終生事業,這一直持續到1984年他去逝。

  戰後的許多年以後,甘氏工作起來更加得心應手了。甘氏在1949年出版了他最後一本重要著作《在華爾街45年》,此時甘氏已是72歲高齡,他坦誠披露了縱橫市場數十年的取勝之道。其中甘氏十二條買賣規則是甘氏作業系統的重要組成部分,甘氏在操作中還制定了二十 四條致勝守則,甘氏嚴格的按照十二條買賣規則和二十四條致勝守則進行操作

並將他的生意賣給了Joseph Lederer-他的一個學生。大約在同一年,他獨立地將他所有書的版權賣給了Edward Lambert。但是,他仍然繼續學習,教學,做生意。1950年,他成爲馬克吐溫國際協會的一名名譽會員。

  1954年,他心臟病發。一年後,發現胃癌已到了晚期。醫生爲他動了手術,但甘氏沒有再醒來。1955年6月他離開了人世,享年77歲。

  他和他的第二任妻子一同安葬在布魯克林綠林公墓中的一塊面向華爾街的地方。這是一塊絕佳的墓地,因爲甘氏用他畢生的精力研究華爾街。

  1995年,在他逝世40年後,人們仍在談論著甘氏並且寫書討論,並潛心地研究他。他的書被再版並且由《交易者世界》雜誌和蘭伯特-甘氏(Lanbert-Gann)出版公司發行。這是對他工作的極大肯定,這也許連甘氏本人都沒有預料到。又或許他能預料得到?我們將在這個人卓越的一生中獲得些什麽經驗和教訓呢?

  首先,這是美國人夢想的偉大。德克薩斯州的Lufkin的威廉•戴伯•甘開始時一無所有。他和他的家人都沒有錢,沒受過教育,沒有前途。但是,這個在火車上專心聽交易者們談話的人,在40年後被世界所知曉。

  第二,是努力工作所帶來的結果。甘氏很早起床,工作至很晚,以旺盛的精力處理他的生意。實際的上,他所有的教育都來自于自學。作爲一名教師,作家和先知的預言家,他只受過三年級的正式教育,但他從未停止過學習。

第三,自由的思考可能帶來了其價值。甘氏的好奇心導致了他的非凡的成就。他不害怕异端的理念,無論在金融市場,還是在生活中的其他領域都是一樣的。他不總保證正確,我們沒有人能總是正確的,但他敢於追求更好的想法。

  第四,一定有某種事物淨化活躍的生意。作爲一個保守的『浸教會』教友,甘氏不抽煙,不喝酒,不玩牌,也不跳舞。他的態度舉止非常嚴肅,是一個保守者,儘管他在最後幾年堙A在某種程度上有些與衆不同的作爲。他知道每一美元的價值,所以在他的個人消費上十分謹慎。並不是每一個受到國際歡迎的交易家都能繼續在布魯克林一個簡樸的房子堨肮﹛C甘氏被認爲是歷史上最成功的商品期貨交易家,在超過50年的職業生涯中,據稱在股票和商品期貨上賺取超過5000萬美元的巨大利潤,雖然和其他的一些投資大師相比,他的財富數量不算什麽,但是最重要的是,他靠自己的新發現去賺取他應得的財富。

第五,信仰幫助了他。甘氏一生學習《聖經》。這是他的書中書。他在1950年出版了一本小冊子『神奇的字句』,强烈地反映出他的這種對信仰的虔誠。

  最後,是唯一一個我想大膽提供給交易者的警示。甘氏從未停止研究市場,甚至在他的預測開始後,在他取得了國際威望後。他相信循環,他也知道市場總是在變化,決策必須以今天的情況作爲基礎,而不是昨天的。甘氏沒有躺榮耀上,而是繼續研究,追求更大的認可。如果他不能負擔而停止了,那麽還有交易者能負擔得起去這麽做嗎? 小約翰•甘氏是甘氏的孫子。這篇文章中大部分資料來自甘氏的兒子,已故的約翰•甘氏。因爲他,這篇文章才得以公諸於世。在這堙A應相信材料的正確性,但是並不保證其提供的資料完全準確

 

該文發表在《市場技術分析文摘》20006月號.

 


 

在1909 年10月, 一本在二十年代初期十分市場性流行的金融雜誌
--報價與投資文摘--的編輯理查 D. 懷高為甘氏作專題採訪,
這次採訪長達一個月,由記者監看全程。



                           ●
                               威廉•戴伯•甘氏




報價與投資文摘--1909年十二月號專訪文章

 

他的市場預測及其非凡的交易記錄與科學知識及能力令他著實領先:
較早前,本雜誌被威廉•戴伯•甘氏(William Dilbert Gann)對股市的幾個長期預測吸引住。
在不少例子,甘氏預先給我們某些股票和商品將要到達的沽售價位,及當時不能到達的價位。

例如,當紐約中央公司(New York Central)造每股131美元時,他預測其股價要在129美元以前升到145美元。
他的預測多次證明準確,而他使用的買賣方法與我們所知的任何一位專家的買賣方法均有所不同,
令我們對甘氏和他的預測方法以及它們在市場中的運用展開了調查。

調查結果在許多方面都非常引人側目。
明顯地,甘氏發展了一套了解支配股票市場規律的全新理念。他將他的操作建立在某種自然法則上,
盡管這些法則從開天闢地時已存在,但僅在近幾年纔受到人類意志及成為現代發現之一。
我們要求甘氏概述他的工作,而且就我們得到的結果看來,已獲得了一些非凡的證據。

在全面展示華爾街上有一位具新觀念的人這事實之前,這個新觀念將不為大多數人歡迎,
因為它反傳統,並且鼓勵科學與研究。這些行為使大多數人憎惡。

甘氏在這裡談到了他的經歷和交易方法。必須承認,甘氏的預測在大多數例子中被證明正確。
『 在過去的十年中,我將全部的時間和精力都投入到市場投機中。像其他人一樣,
我曾損失過以千計的美元,並經歷了一個在沒有預備知識而入市的新手所必然遭遇到的起起落落。』
 

『 我很快便意識到,所有成功人士–無論是律師、醫生還是科學家,他們在開始賺錢以前,
都對自己特定的追求或職業進行過多年的學習和研究。在我自己的經紀業務以及為大量的客戶服務過程中,
我有常人難得的機會去研究他人失敗和成功的原因。
我發現,在對市場沒有任何知識和研究的投資者中,有百分之九十的人以上最終虧本。』

『我也很快注意到股票和商品期貨的周期升跌。這使我得出結論:自然法則是市場運動的基礎。
因此,我決定花十年的時間研究影響市場的自然法則,並將我的精力投入於使投機成為一種
有利可圖的職業中去。在對已知的科學經過徹底的研究和調查後,
我發現波動法則可以讓我準確預測在特定時間內股票或商品期貨價格升跌可到達的準確價位。
這個法則可以在華爾街還未意識到之前,確定成因並預見結果。大多數投機者可以引證,
祗知表象而不知成因是導致虧損的根本原因。』

『 在此,我很難講出我在市場中應用波動法則的具體概念,
但是,當我說波動法則時,是指無線電報,地線電話和留聲機的基本法則,
門外漢還是可以得到某些要領。沒有這種法則的存在,上述發明將是不可能的。』

『 為了檢驗我的想法,幾年裡我不僅正常生活,而且 還花了九個月的時間在紐約的阿斯特(Astor)圖書館和倫敦的大英博物館(British Museum of London)裡不分晝夜地工作,並研究早至1820年的股票交易記錄。我還研究了傑•古爾德(Jay Gould)、丹尼爾•朱爾(Daniel Drew)、康文多爾•宏德比蒂
(Commodore Vanderbilt),以及從那時起至今華爾街所有其他大炒家的操作方法。
我已經研究了E•H•哈利曼(E•H•Harriman)的風險控制法以前及以後的聯合太平洋公司
(Union Pacific)的行情,我可以說在華爾街歷史上的所有操作方法中,哈利曼先生的最具代表性。
數據表明,無論是否是無意識的,哈裡曼先生是按自然法則進行買賣。』

重溫市場的歷史相關統計資料,我們會很明顯地看出有某種法則控制著股票價格的變化和波動,
以及在所有這些波動背後確實存在著一種周期法則或循環法則。
觀察證明,在股票買賣中存在固定周期性的活躍期及其後的沉寂期。

亨利•荷爾(Henry Hall)在他的新作中以大量的篇幅論述了他發現的固定時間出現的繁榮與蕭條的循環。
我運用的規律可適用於長期循環變化,也適用於每日甚至每小時的股票波動。了解每隻股票的波動,我就可以判斷何處是支撐位,何處是阻力位。密切留意市場的人會發現股票價值上上落落的現象。在某些時候一隻股票會變得異常活躍,成交量巨大,而在另一些時候,同樣的股票會變得幾乎靜止或凝滯。 我發現振動法則支配和控制著這些條件。

我還發現,這個法則的某些方面支配著一隻股票的上漲,而一種完全不同的法則卻控制著下跌。
當8月份創出最高價的聯合太平洋公司以及其他鐵路股在下跌的時候,美國鋼鐵公司(US Steel)
的股價卻穩步上揚。這是波動法則在起作用,它使一隻特定的股票處於上升趨勢,而此時其他股票正處於下跌趨勢。

『我發現股票本身與它背後的驅動力之間存在著某種和諧不和諧的關繫。
因此它全部活動的秘密是顯而易見的。用我的方法,我可以判斷每隻股票的波動,而且通過考慮某種時間因素,
我可以在大多數情況下確切說出在特定條件下股票的表現。 研判市場趨勢的能力歸因於我對每隻股票特點的認識,
以及在其特有波動率下的不同股票的知識。股票如電子,原子和分子,它們與基本的振動法則有相應的個性。
科學告訴我們任何原始的沖激會變成一種周期或有節奏的運動。
就像來年總會帶來玫瑰和春天,隨著原子量的增加,元素性質會周期性出現。 


『我從廣泛的調查、研究和應用測試發現,不僅各種股票在波動,控制股票的驅動力也處於振動狀態。
這些波動力必須通過它們在股票上所產生的振動和它們在市場上產生的價值來了解。
由於所有大波動或市場運動都是周期性的,它們也是遵循周期法則的。』

『科學已定下原理,元素的性質是原子重量的周期函數。
一位著名的科學家曾說過,我們將會相信,自然現象在不同領域上的多樣性是以數學關係緊密相聯。
這些數字不是混雜隨機的,而是受固定周期影響。在許多情況下,變化與發展有時相當奇怪。』

『因此我相信,每種現象,無論是自然還是市場的,必定受制於因果關係和協調關係的普遍法則。
每個結果必有一種適當的原因。如果我們希望避免買賣中失敗,我們必須研究其原因。
每一種存在的事物都基於確切的比率和適當的關係。自然界中不存在巧合,
最高層次的數學原理是萬物的基礎。法拉第(Faraday)曾說過,宇宙中祗存在數學的力量,別無其他。』

振動是萬物的基本。它是最普遍的,適用於地球上的每一種現象。

按振動法則市場中每隻股票都在其活動範圍內運動,至於強度,成交量和運動方向,
所有演化而出的特征都在於其本身的振動率(Rate of Vibration)。
股票就像原子,是能量的真正中心,因此它們受控於數學法則。
股票產生本身的活動場(Field of Action)和能量––相吸或相斥,這原理說明為什麼某些股票有時是領先股,
而有時交投卻變得死寂。因此,想進行科學的投機,就必須遵循自然法則。在多年的耐心研究,
我已經向我自己及他人證明,振動法則可以解釋市場的每個可能的階段和狀況。

要證明甘氏的方法所能達到的成果,我們拜訪了住在紐約市比弗街(Beaver Street)
16號的威廉•E•基利 (William E. Gilley) 先生,他是一位進口貨物檢驗員。
基利是市區的知名人物。他本人研究股市波動已有廿五年,在此期間,
他檢查過每一篇發表過的或可以在華爾街買得到的市場文獻。
正是他鼓勵甘氏研究科學和數學在市場運動的潛在影響。
當我們問及甘氏給他留下了最深刻印象的工作和預測時,他做了以下回答:

『我很難記得甘氏所有驚人的預測和買賣,下面祗是一些例子:1908年,
當聯合太平洋公司賣168- 1/8美元時,他告訴我這隻股票在漲到169美元前會先有頗大的跌幅。
我們一直拋空,直至它跌到152- 5/8美元,然後回補空倉並反手買入,結果在18點的波幅中賺到了23點的利潤。』

當美國鋼鐵公司(US Steel)的股票在約50美元時,他告訴我,這隻股會升至58美元,但不會過59美元。
之後,它會下跌16點。我們在58美元放空,並設停損於59美元。結果,它的最高價是58美元。之後,它一直下跌至41 美元,下跌了17美元。
另一次,小麥處於約89美分,他預測五月份期權合約可以升至1.35美元。
我們買入期權,並一路賺大錢。它最後上升至1 .35美元。
當聯合太平洋公司(Union Pacific)在172美元時,他說這股票會升至184- 7/8美元,
但在沒有下跌前,不會升至185美元。結果,它真的升至184 - 7/8美元,並反覆上試八、九次。
我們在這個價位放空多次,並在185美元處設停損,但從未被觸發過。

聯合太平洋最後下跌至172美元。

甘氏的計算方法以自然法則為本。我密切研究他的工作幾年,
我知道他已經緊緊掌握控制股票市場波動的基本原理,
而且我相信目前世上還沒有人可以掌握他的觀念或方法。今年初,
他曾預測升市的頂部可能會在八月份的某天出現,並計算屆時道瓊斯平均指數可能到達的水平。
結果,市場真的在那一天到達,而與預測的指數水平僅相差0.4%。
,我們估計,『你和甘氏必定從這些買賣中賺得不少錢?』
『是的,我們賺到很多錢,在過去幾年,他從市場中賺了50萬美元。有一次我見他帶來130美元,
結果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把它增加至一萬二千多美元。他比我認識的其他人能更快地賺錢。』

甘氏其中一次最驚人的計算發生在去夏(1909),那時他預測九月份小麥期權合約將到達1.20美元。
這意味著小麥合約必須在九月結束前到達上述價位。在九月三十日(九月的最後一天)
芝加哥時間正午十二時,該期權還低於1.08美元,看起來他的預測落空了。
甘氏說,如果在收市前它不到達1.20美元,那就表示我的整個計算方法出錯。
我不管現在是甚麼價格,它必須升到那個位置。眾所周知,9九月份小麥期權合約使舉國震動,
它在最後一小時升至1.20美元,而且沒有更高,最終收於1.20美元。
這麼多的都是甘氏和其他人可以證明的所言所行。現在我們來看看甘氏在的我們的採訪人員之前所做的示範。

在1909年10月的25個交易日裡,甘氏在我們代表在場的情形下,
進行了286次股票買賣,既有買入,亦做空。結果共有264次獲利,22次虧損。
他運作的資金增值了十倍,月底時他的資金增至起初的1000%。在我們在場觀察下,
甘氏在94- 7/8美元的價位上賣出美國鋼鐵公司的普通股,並說這隻股票不會漲至95美元。

結果的確如此。

十月廿九日結束的一星期裡,甘氏在86- 1/4美元買進美國鋼鐵公司的普通股,並指出不會跌到86美元。結果最低是86- 1/8美元。我們曾看到他在一天之內對同一隻股票成功買賣了16次,
結果證明其中八次是在即市的頂部或底部,上述事實我們確認無疑。
這些表現及上文所述在華爾街歷史上很可能是史無前例的。

詹姆斯•基美(James R. Keeme)說過:『十次交易中有六次正確的人已可賺大錢。』
這裡有一位投資者,他創造了超過92%的獲利比率的買賣記錄,而他沒有任何表演的動機
(因為他不知道將要被出版的買賣結果是什麼?)。
甘氏是怎麼都不肯公開他的方法,但對那些有科學喜好的人來說,
他無疑為華爾街增加了一份知識,並指向無限的可能性。

我們請求甘氏為--報價與投資文摘--的讀者,說一些他從計算中得到的重要指引。
在將之公開的同時,大家要明白,在華爾街內外,沒有哪個人是不敗的。

甘氏估計,除了一般反彈外,股市在1910年三月或四月前仍將下跌。
他預計,五月小麥合約現在是1.02美元,不會跌低於99美分,並將在明年春天見1.45美元。

棉花現處15美分,他估計經過反覆後,他預期三月或五月期權,其價格應在1910年春天見18美分。

無論這些預測正確與否,都不能影響甘氏已經造出的記錄。

甘氏在德薩斯州的路芙市出生,現年三十一歲。他是一位有天賦的數學家,對數字有非凡記憶力,
更善於解讀市況。撇開他的科學理論,他也能按對市況的直覺戰敗市場。憑他的質素,我們毫不猶疑預見不用幾年,威廉•戴伯•甘 就會成為華爾街的交易大師。

 

後記:
 
甘氏作出預測後,棉花按預期下跌,最低下跌120點。五月小麥到目前為止最低見1.01-5/8美元,現時造1.06-1/4美元。




【從這裡看原文】                                     【 回到首頁】